刘晓程:天津泰达心血管病医院院长

独家冠名的央视大型励志谈话节目《奋斗》。我是阿丘,一说到一个字叫心字,我一下能想到很多的成语,什么心猿意马、将心比心、狼心狗肺、心悦诚服等等等等,当然了,今天我们的节目,不是来做文学的,不是来做成语的,我们是来讨论一个关于心的话题,这个现代生活在逐步的发展,患心脏病的人是越来越多了,那么一旦患了心脏病呢,很多人民群众呢就得去挑一些正规的,专业的价格低廉的医院来去看病治疗,那么我们的小片里头,放的这个医院,是不是符合您心目当中的要求,您先看一下(小片)。今天我们的嘉宾,就是这所医院的院长,有请刘晓程院长,掌声。请坐,顺便给大伙介绍一下今天我们的三位观察员,第一位是天津人民医院院长吕文光先生,欢迎您。中间这位是《健康报》的记者刘平安先生,谢谢你,第三位是天津经济技术开发区卫生局副局长,张立群先生,掌声欢迎。刘院长我想问一下最近是,几乎是全部身心投入到行政工作,还是说医院有了一些重要的手术,你得亲自动刀?

刘晓程:我从来都认为呢,手术本身就是一种管理,所以每年我还做起码300例手术。

阿丘:300例,哇,365天300例不得了,那么今天你出来录节目,对工作有影响吗?

阿丘:太好了,我们都知道这个从医院剪彩那天开始,到今天已经是差不多是准备迎来七周岁的生日了吧,是吧?那么从筹备到这医院到七周年,您现在给我们回顾一下,这医院是怎么在这个天津市,还有开发区政府的关注下,它才建起来的?

刘晓程:这个医院呢,01年的12月28号打第一根桩,02年的3月18号挖第一锹土,然后呢02年的12月28号,我们就在开发区先有一个小医院,这边搞土建,这边就搞软件建设,在那小医院12月28号做了第一台心脏手术,整个的这个过程呢,还经历了冬季,夏季,还经历一个非典,花了一年半的时间呢,医院建起来了,离不开开发区这种好的环境,因为他们为外商服务了二十多年,所以他们的眼界是开放的,心胸是宽广的,我们共同呢建立一种新的体制,这是不同于一般医院的特点。

阿丘:我们都知道天津经济技术开发区占地是33.78平方公里,但是在开发区的人口也就20万人口是吧?那么在这么一块地方,建那么一个这么高级,这么国际化,这么现代化的一所医院,有这个必要吗?或者说合不合理,有没有遭到各方的置疑?

刘晓程:这个问题啊,在当初呢很多人哪也提出置疑,我们这么点人,有多少得心脏病的,尤其呢讲纳税人的钱,应该建个什么样的医院,但是呢在02年的5月23号,开发区管委工委联合开了一个会,就是确定了这个医院的目标,三个面向一个带动。面向国际,面向市场,面向现代化,带动区域经济发展,所以它的意义呢,不仅仅是开发区这点区民看心脏病,而是说呢这个能够带动区域经济发展,因为心血管病是第一杀手,同时呢供求矛盾之尖锐,当时呢大家是说法不一样的,后来逐渐在实践中呢,大家认识统一了。

阿丘:刚才一听刘院长给我们一说,我明白了,那么呢天津市政府和开发区的政府,真这么相信刘院长把那么一个,这么高级化,这么专业化的一所医院,交给他管理,那么这肯定是和刘院长他本身的能力和影响力是密不可分的,接下来我们再来看看小短片,了解一下刘院长。

刘晓程:中国改革开放呢,三十年来,医疗卫生事业方面,改革还是滞后的,尤其是呢公有制医院呢,这个体制还是在计划经济的老的这个体制下运行,所以效率底下,少慢差费,人浮于事,这个不赖医院的院长,也不赖医院的义务工作者,而是计划经济体制,使这个医院呢没法高效率运转,用总理的话来说老百姓看病难,看病贵,这个问题呢长期困扰着医务界,也困扰着13亿老百姓,但是公有制医院怎么做,谁也不清楚,为了这个呢我觉得我与其当一个脱离实际的技术官僚,还不如下去自己呢种一个实验田,看看能不能所有制不变,但是管理体制改变以后呢,真正能够就是公有制医院的效率问题,所以带这个目的呢,我离开了北京。

阿丘:您作为,当时也是,你看协和医科大也好,中国医学科学院也好,你也是领导,那么这样一块实验田,在那个地方不能开辟吗?非得到另外一个地方开辟吗?

刘晓程:因为这个东西啊,我想象中的理想的医院,在体制方面哪,面临着很多和旧体制的冲突,比如说这个我要取消行政级别,我要搞全员聘任制,搞现代企业制度式的管理,这个在我心目中已经根深蒂固了,因为搞计划经济办不成事情,而这些跟传统的行政体制可能要有冲突,所以呢在这个政策比较严谨,在这个皇城根下呢,恐怕办不成,就相当于当初同志论证,为什么红色政权能存在一样,不在上海存在,而在井冈山存在,大概是我是这么想的,所以下去了。

阿丘:像您这样的人才,要走肯定不是那么容易,辞职顺利吗?领导愿意放你啊?

刘晓程:从这个00年的5月2号提出辞呈,一直到得到批准是11月17号,费了半天劲,有的一些人呢跑官,我费了很大劲呢,跑不当官,确实不容易,我是第十届中国医科院党委书记,无缘无故辞官,确实是很大的压力,在外界也造成很大的反响,所以说辞掉确实是个挑战。

阿丘:51了,俗线知天命,这是一个不应该冲动的年龄,在这么一个年龄,做了一件外人看起来很冲动的事情,这个当时你的内心是不是就那么的坚决?

阿丘:三位观察员,咱们先聊聊我国的心血管手术的现状和需求,到底是一种什么状态,吕院长你先说。

吕文光:这个心血管病…,应该说呢,随着社会的进步和人们文化水平的提高,随着医疗整个水平的提高的话呢,更多的心脏血管的病人的话呢,能够得到有效的之俩,同时的话呢,心脏血管病,也是我们国家现在的话呢,四大死亡病种当中的话呢,这个占着非常大的一个份额,所以心血管病治疗的这个医生的责任,医院的责任是越来越重。

阿丘:张局长,你作为开发区的卫生局的领导,这个从刘院长,您对这样的选择有什么样的看法?

张立群:我们觉得呢就是说那个刘院长呢,放弃了他的这种非常高的官位,到那个开发区来创建一个心血管病医院,然后呢施行一个全新的体制和机制,我想呢这是刘院长的一个梦想,

刘平安:我是六月份,两次去泰达医院采访,那么这个医院呢,的确从里到外,给人一种与众不同的感觉,在给我印象很深的就是医院施行就是高举两面旗帜,一个是市场经济旗帜,一个是人道主义的旗帜,那么在这所医院呢,目前为止,仅贫困地区的先心病儿童,就是刘院长为其做的手术,大概有三千多例,仅青海省一个地区,大概就有一千多粒,我想这样的医院,能够把市场经济和人道主义结合在一起,是我们现在当前医改体制之下,需要的一种模式。

阿丘:像刘院长这样的一个领导,一年还做300个手术的这样人,你们多见吗?吕院长?

吕文光:我觉得做手术的院长不少,但是的话,又做手术又做院长,而且把我们这样一所新体制下的医院,建设成今天这个样子,七年的路程的话呢,能做到在我们公立医院改革方面,成为最具有影响的医院的院长,我没有见到过。

刘平安:刘院长呢不光是那个手术,然后管理医院,还有平时那个参加很多那个社会公益活动,而且平日我们接触过程中呢,就是刘院长经常工作到晚上12点多,而且呢就是说那个经常性的这种工作呢,就是也是呢,就是非常有这个,就是说精力非常充沛。

张立群:给我的感觉,刘院长首先一个有哲学深度的思想家,他可能不光是做手术,他考虑的问题很多刘院长本人也做手术,也做管理,应该说这样的院长,我们也有,但是能够在做手术,在做管理的同时,还能够思考我们这个行业的生存,还能够思考我们这个人群的尊严的这样的医院,而这样的院长,真的比较少见。

阿丘:好。三位一说完,我再补充一个,刚开始进来的时候,刘院长给我,给三位介绍的时候,阿丘啊,就是那个晚上评球那个,我一看我平球的时间,那是晚上两点多,一点四十以后,那个时候刘院长他还没有睡,这说话第一个,除了工作,他做的好,而且生活上还是极有情趣的,非常有自己的业余爱好的,偶尔看看足球也看吧?

刘晓程:像咱们两个个都不太高,打篮球不行。(笑),但是呢对足球我也非常爱好。

阿丘:以后叫刘(章鱼)。(笑)厉害,放弃了那么好的前程事业,放弃了那么好的待遇,这个到天津,您当时想打造和建设一所什么样的医院?

刘晓程:经过深刻的思考,首先看看现有公有制医院有什么弊端,刚才说过了,公有制医院呢,首先是后背呢还是沉重的压力,来自计划经济,而前面面临的呢,是市场经济的负面效应,实际上公有制医院的院长呢,腹背受敌,他们有他们生存和发展的困难,也有不能满足老百姓这个需求的困难,所以说呢我想这个医院呢,怎么样在这个不转嫁危机的情况下,能够求得一个自我生存发展的空间,让我们的医生们,不拿红包,不拿回扣,怎么样呢?能够合法的有尊严的获得物质利益,这两点是非常非常难的。

刘晓程:医学,自古以来,都是人数,善数,就是说呢一个医生看病是不收报酬的,顶多吃顿饭,或者让病人栽一个树,因此才有心灵医学这个说法,后来我们改革开放以后呢,这个走偏了,既有政府导向文化,也有市场经济初级阶段不成熟的问题,所以呢医疗宗旨有点偏失了,在这种情况下呢,我觉得这个老百姓不满意,我们600万医务工作者也很不满意,在这种情况下,怎么样使医院,医生和社会呢,真正达到利益高度统一,只是一个很大的难题,也是我们这个医改中,最后一个最难攻的堡垒。

刘晓程:当时呢这个9月26号,雨过天晴,当然有风,在呼啸的风中呢,我们那个对着上千名来客,来自国内的国外的,我们举行了剪彩典礼,其中站到主席台上的,大概就是不下30人,有的是我中央党校同学,有的是医界名流,包括我的导师,都站在台上,这个场面呢,我想这一辈子我也忘不了。

阿丘:结合以前的境遇,再结合自己的创业的梦想,当天这样一种场面,心里面什么样的感受?

刘晓程:这个医院能够建成呢,我都不敢想,因为这个医院建成七年,实际我到那里九年,站在这个塘沽的山晒盐场上,一片盐碱荒滩,能不能把理想中的医院,首先是树立起来,这就是一个挑战,需要资金,需要政策,遇到种种困难,但是呢我坚信一点就是得道多助,最后呢我坚信这个事情呢,得到了验证,这个医院终于建起来了,但是建起来呢,我也知道是万里长城走完了刚刚第一步那么后来听到一些风凉话,说哎呀这医院建的是不错啊,咱们等着买二手设备吧。

刘晓程:那意思就是医院建挺好,能有病人吗?就这个意思,所以医院建成了,我觉得面临着更大的挑战。

阿丘:好的,我这里有一个数据,说这个医院刚开始约半年的一段时间里头,每天接诊的门诊的病人,仅有几十人,那么一年过了以后,这个每天接诊人数增加到了200多人,那么到了10年,今年年初的时候,每天的门诊上升到了500多人,我想问一下刘院长,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改观呢?

刘晓程:刚才我们的刘记者说了,我们高举两面大旗,首先是让穷人看的起,然后呢让有钱的人看的好,细分消费人群,但它俩是有顺序的,首先是穷人看的起。那么我们这种,这个为老百姓服务这种理念和在这种理念下的一系列做法,使病人慢慢慢慢接受了,相信了这个医院。所以呢他们远道而来,现在来看呢开业不到七年,全国所有31个省,直辖市,自治区,都来过,包括台湾、西藏都来过,还有几十位,起码几十位共和国的省长,部长,还有若干国家的外宾都来了。

刘晓程:那就得按乘法算了,7年就不算300吧,1000以上是可以肯定的,我是光往前做,不回头看做多少。

刘晓程:成功这个概念是这样子,手术就是成活,24小时成活呢,就算手术成功,然后30天成活,就算住院成功。很多病人哪是哪儿也不治了,是拉一拉,推一推的问题,在这种情况下,只要呢有一线希望我都做了,把这些都算在内的线也不止,当然有一些呢,死马当活马医,活过来了,也有个别的失去了,但是呢我觉得我作为一个医生呢,尽心尽力了,在我这个手术记录上填了一个死亡,死亡率,但是呢患者他也满意了,我也尽力了。

阿丘:医院有今天的影响力,包括这个我们从那个就诊人数的不断增长,可以看到呢,您觉得是您个人的实力还是整个团队的实力?

刘晓程:因为个人的实力是渺小的,我的功能呢就是建个舞台,这个舞台呢就能招来各种各样的演员,来演各种有声有色的舞蹈,我的功能就是建一个梧桐树,栽一个梧桐树,把凤凰都飞来,其实中国的知识分子是很可爱的,他们呢就希望有一个舞台,能够施展才华,报效国家,真正的为人民服务,所以呢到我这里来,都是有志向的知识分子,所以咱俩凑在一起志同道合,我们这种体制是双向选择,并不是拉…配,只有他愿意来,我愿意用,然后大家合在一起,所以呢这个这个队伍合到一起以后,合力而不是分力,在短期内呢,就产生了巨大的效应。

阿丘:今天除了你,还有咱们医院来了很多人,而且还有一些医院负责任,我就听说咱们医院的副院长董军也来了,是吧?你好,董院长。除了刘院长,咱们还有哪,大概专家级的,等于是有实力的医生的这个配备,大概是一个什么情况?

董军:医院里头呢,就是比如说是内科,外科,然后仪器科,那每一个科室的学科带头人,都称得上专家。

董军:应该来讲,主要呢是北京的,包括一些阜外的老专家,还有北医的,还有一部分呢是天津的。

董军:就讲我自己吧,那我呢是来自301医院的,而且是医院管理研究所的,按道理来讲呢,301医院呢,应该是堪称一流了,我和所有的专家的这种的思想呢,是一样的,首先呢我觉得呢,大家都是冲着刘院长来的,因为呢刘院长呢,我们就是在整个的工作当中,都可以看到呢,有理想的这个领导人呢,是很多的,但是呢又有理想追求完美,同时呢又脚踏实地的能够务实的,能够干的这种的领导呢,我觉得像刘院长这样的领导是不多的,所以说大家来这里呢,也就是来种这块实验田,来实现我们共同的理想。

阿丘:谢谢,问一个我自己比较感兴趣的问题,到咱们医院来的人,就他在你们医院的待遇和他们在有些原单位的待遇,差别怎么样?

刘晓程:这个很难回答这个问题,中国的医生的工资,我看了一下,做了调查,在世界上将近200个国家中,大概他们工资条上的工资,仅比北朝鲜高,但是呢刚才我说了这个公有制因为腹背受敌,这个市场经济这个需求,你工资低了,老百姓要看病找专家,结果呢,就出现了一些个别专家呢,这个就有其他一些灰色收入的问题,灰色收入呢这个是个潜规则,大家都知道,我给的工资呢,是远远超过他工资条,但是远远低于他的灰色收入,所以说我很难回答吧。第二点,我们的专家,有台湾的,有香港的,也有加拿大的,香港中文大学的教授呢,首席心外科教授,是我研究生同学,我把他聘回来,他的工资远远低于香港,香港没有灰色收入,但是呢我给他的钱,大概是他原来挣那钱的七分之一,到十分之一吧,不知道回答的全不全。

阿丘:去过刘院长医院的人,都经常用三个字来概括他们的感受,那就是人性化,这三个字当然说这么说跟您说没有一些直观的印象,我们拍了个小片,一起了解一下。(小片)

阿丘:这和我们平时看到的一些公立医院很不一样,有点像生活社区了,刘院长为什么会在这个人性化管理方面,那么下工夫?

刘晓程:这得回归到医学的本源,大家多讲在商场上讲以贵客为中心,在医院的口号呢是以病人为中心,我理想中的医院呢,应该首先是个酒店,看着像个酒店,实际是个医院,就不应该有医院那种气味,也不应该呢有医院常规间的那种嘈杂,所以这个使病人呢,像到了星级酒店一样看病,他们呢身上有病,一进门呢,心理就能缓解一半,应该达到这种目的。所以在建院初期,我们就在设计的时候,就规定了两个标注,一个是现代化的标准,我理解现代化呢,主要是人流,物流和信息流,再一个就是人性化的标准,我们在设计的每一个细微之处呢,结果病人的方便,病人的尊严都考虑在内,这样呢就产生了大概您看的那个效果,当然这个是当时很匆忙了,设计啊,到规划,整个不到一年,如果现在让我重新设计的话,应该比这个还更理想。

阿丘:今天不但是刘院长要发言,来的都是有很多,咱们也是泰达国际心血管医院的医护人员,我想哪一位员工,哪一位医生,哪一位医护人员愿意,我先不问,你愿意站回来回答问题来,穿白衣服那位。

男:刘院长,我刚才一直在思考,您怎么能够把那个市场经济和这种人道主义,这两者表面上看起来它们是矛盾的,能够把它们这么完美的,又事实呆在的结合到一起?

刘晓程:市场经济,深刻的理解它和人道主义并不冲突,市场经济呢,自由竞争,宏观调控,政府干预,实际上呢市场经济讲的是效率,讲的是这个这个整个服务以后,顾客的满意度,咱们看一看到欧尚也好,到所有的这个超市也好,说谁发现比我价格低,我就补十倍的钱,这才叫市场经济。市场经济讲的是质量,讲的是薄利多销。我们误解了市场经济,因为我们中国现在市场经济不健全,所以说呢大伙把市场经济视为洪水猛兽,实际是市场经济一定会产生非常好的效益,相反是计划经济达不到的,这是我的认为。

董红:我对我现在的工作现状挺满意的,就觉得能在这儿工作也挺开心挺快乐的,虽然说离家很远,但是在我们医院,我觉得就像在家里一样。

董红:我觉得我们院长是一个特别认真的,对工作特别严谨,就是特别值得我们学习的一个人,就是值得我尊敬的一个前辈吧。

董红:不是我自己夸我们自己医院好,每个病人都说,就来到我们医院都说,我们都是像医院都说面对着心血管病患者,都都年龄稍微大一点,就是叔叔阿姨,大爷大娘什么的,都说,孩子呀,你们医院真是好呀,然后对我们太好,就像自己家人一样,就是说我们医院提倡什么微笑服务,以病人为中心,就是全身心的呵护病人吧,怎么样说,让他不光来住院,不光说是疾病上,就是在身,就是身体上就是得到康复,同时让他心理,住院期间是开心是快乐的。

阿丘:很多人跟我说,其实住院治疗很多医院,有一个问题,就是价格太贵,后来别人反映,你们医院好像价格相对其他医院说,还是蛮便宜的,是这样的吗?

阿丘:在你们心里面有没有失落感,它凭什么呢?我们医院口碑那么好,有那么好的院长,收费低了,我们收入是不是会低,有没有这样的抱怨呢?

董红:那不会的,我们都是老百姓,我的身边有亲朋好友,如果治病特别贵的话,我的亲朋好友生病了,怎么办?因为就是说毕竟社会上还是普通的老百姓,一般中等收入人群还是占多数的,我觉得就是为病人考虑,就是收入,就是说收费相对来说,就是这么合理,才是真正需要的,适合中国国情的。

阿丘:好,一个,一个有抱负有志向,年过五十的专家,放弃了极聚诱惑的前程和事业,为了自己的创业的梦想,来到了天津,首先我们得佩服他的勇气,但是在整个医院,完全是一种现代化企业管理制度的这种运营模式底下,这样的一所医院,能不能健康的有序的去发展呢?刘晓程的实验田到底能不能够丰产和高产呢,下期节目告诉你,本期节目到此结束,感谢刘院长,下期节目见。

阿丘:大家好,欢迎收看《奋斗》,我是阿丘,今天我们节目的嘉宾呢,依然是泰达国际心血管病医院的院长刘晓程先生,掌声欢迎。介绍一下我们今天的三位观察员,天津市人民医院院长吕文光先生,欢迎您。《健康报》记者刘平安先生,欢迎您,天津经济技术开发区卫生局副局长张立群先生,掌声欢迎。刘院长,你想啊,一个医院从它一开张,一天吧,就大概算一下六七十万就得出去了,作为医院之长,你得维持整个医院的运转,你起码还得盈利吧,是吧?但是我听说咱医院在心脏病治疗方面的这个费用在全国好像也是,几乎是最低的,这之间它有个矛盾,你怎么理解,怎么看?

刘晓程:作为一个院长呢,在这个面前呢,确实面临着很大一个挑战,首先呢让病人看的起,然后呢我还能维持医院的成本,让医院还能有积累,这个健康发展,刚才您说盈利,我们是非盈利医院,那么在这方面呢,每天都面临挑战,我们怎么样做呢?就是说这个我们呢,就是人员非常精干,这么大个医院,到现在为止只有509人,我们的管理层非常扁平,今天全院领导班子都来了,就俩院长。我还是半个院长我还兼党委书记,整个领导班子都这样,我们的行政人员只有全部员工的4.5%,而在天津那个前十名大医院中比较呢,都9%,所以呢在这方面呢我们的人员成本,我们的物耗成本都非常低,在这里呢通过这个降低成本,同时呢又提高效率的,使医院能有一个在夹缝中求得一个发展空间。现在这个医院呢从大气候来讲呢,生存发展很困难,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改变不了大气候,通过在我们力所能及的范围内,真正能做到第一是蛮高效率,这是一个非常非常难的挑战

阿丘:我听说这个,像你们这样一个现代化企业模式来管理的公立医院,在全国好像仅此一家,是吧?

刘晓程:对。在刚建的时候呢,这个大家都看到是一个另类,现在呢这个最新出台的党中央国务院的医改方案中,终于提出来了建立现代企业制度式的,法人治理结构式的,所有权,经营权分离的这么一个医院,所以说呢经过快七年的努力,我们终于发现呢,我们和党中央国务院要求的未来的理想的医院恰好巧合了,

阿丘:我还听说,为了减轻患者的负担,咱们医院呢还这个和天津市的社保基金管理中心签订了这种单定种医疗收费协议,为什么要这么做?

刘晓程:全世界的医疗保险,都是搞这个单病种收费,明码实价,医疗不像市场,市场有多少钱买多少货,根据自己钱呢,信息对称,而在这个医疗中呢,信息是不对称的,在这个方面呢,这个医院是主导化,患者没有发言权,所以呢我们为了使这个医疗公平,我们从04年开始,就和天津市的医保局,开始跟他们研究,我们怎么样能够通过单病种收费,限制这种过渡的膨胀的医疗费用,我们搞了一个搭桥,一个单办,一个双办,这三个覆盖了心外科的主要病种,我们制订了一个单病种的最高限价。我觉得呢这个东西呢对患者是公平的,对社会是公平的,应该是将来呢医保的发展方向。

阿丘:董军副院长,我想问一下您,这个刘院长那么做的根本出发点是什么,你知道吗?

董军:根本的目的呢,就是减少患者的费用,降低它的费用,让这个老百姓能够看得起病,看得好病。

阿丘:好,谢谢董院长。刘院长,我听说在您的办公室有一块扁匾,而且我也听说你从医那么长时间,你从来不收不病人的牌匾,或者是旌旗这样的东西,为什么就独独收了那一块匾呢,这里头有什么样的故事,给我们说一下。

刘晓程:这是我失败的一个病人,这个孩子姓郑,这个心脏都被癌包围了,没法手术了,他听说了我是这个中国患心肺的,这个强烈的要求我给他换心肺,及其困难,已经整个膈肌都…了,我一再劝,我说这个成功率20%不到,他说我不做不也死了吗?我做了2%的希望我又活了呢,就这样,我记得很清楚,那天早晨哪,他含着微笑上台,完了我给他呢,也做了一大天,最后呢心肺也换上了,可是呢肾血不止,因为这个癌侵犯了膈肌,胸膜,渗血不止,最后呢就是没有挽救回来。当这个,我刚刚下台休息的时候,我们护士叫我,说你赶快去,你不去家属不走,说要打官司吧,我说不可能,结果呢我去了以后,这个父母和弟弟,哥哥,父母和哥哥,站在门口,给我深深的鞠了一躬。过了一个礼拜,哥哥代表弟弟,代表父母,给我送了这块匾,是个七言绝句,我觉得这个东西啊,弥足珍贵,比任何奖状,奖章都值钱。

刘平安:全心全意为患者,其中有,我不是6月份去采访吗,也听说了这个故事,七言绝句我大致也记不清楚,但有一句话我印象非常深刻,那就是全心全意为患者。

刘平安:对。我觉得阿丘,这个匾子,它意义在于它这个匾是由一个逝去的,逝去的患者送给我们医务人员的,我们即使失败的收入,患者也要给医生送匾,我觉得这一点,的确我们这个时代,值得我们这个社会会思考,这就是我觉得(泰心)医院和刘院长的社会价值。

阿丘:刚才说到医患关系,我们一直很头疼,包括我们自己旁边的亲人朋友,也几乎每天面临这样的问题,老生常谈了,那么在您眼中,我们普遍存在的医患关系,您是怎么看,您怎么理解?

刘晓程:这个医患关系,本来应该是个和谐的关系,当这个人哪,身心啊都不健康的时候,他是一个非常无助的状态,在他最困难的时候,如果你能伸出援手,不仅治疗他的生理上的缺陷还能治疗他心理上的这个不健全,我觉得这个用现在的行话说,就是构建和谐社会,如果医患关系真的恢复到本源的话,我全心全意为你服务,患者没有说告你状的,为什么呢?我也不收你红包,也没有欺骗你,然后呢我们尽量不乱用药,顺便说一下我们药品只占我们的收入的13%。这在全国都是很低的,我们控制服务质量,控制技术难点,降低规范我们的收费标准,所以呢这些都做到以后,病人都满意了,刚才说到了社会满意度,我们医院的每月公布一次,…调查的患者满意度,都是九十九点几,所以从这上,从根本上摆正了医患关系,也就从根本上的,减少了医患纠纷。

阿丘:我现在还有一份数据2007年在国家统计局天津调查总队对天津市综合医院和专科医院进行的2006年患者满意度的调查当中,泰达国际心血管病医院的患者,综合满意度是百分之百那么在接受了调查的48家医院当中,你们医院是唯一的一家,我想知道您是怎么带领大伙做到这一点?

刘晓程:确实是不容易,那么怎么形成的,还是我说了,我们建立的一种医院的院训,叫博爱济世。我们建立了一种医院的文化,健康的文化,我们的口号是建立简单而健康的人际关系,对内同志们健康,简单而健康。对外,医生和病人之间简单而健康,从心理就不想看病人想解除你的疾苦,所以全院职工,上上下下,包括我们二百多个无业的职工,如果没有这种同心同德的做法,这个百分之百,是绝对实现不了。

阿丘:好,三位,这个(泰心)医院的这样一种现代化企业的管理模式,在经营管理方面,有什么样的亮点,这样一种亮点,对全国公立医院的医疗体制改革有什么样的借鉴意义,

吕文光: 我是这么考虑,我们从医院的角度,同行的角度上去考虑的话呢,就是借鉴在公立医院里边,按照这样一种模式在运行,按照去行政化,按照这个所有权和这个经营全分离,实行这种法人治理结构,今天看是可行,泰达国际心血管医院给我们做了一个典范,另外的话呢,就是泰达国际心血管医院的它这个后勤,外包服务,我觉得这也是在解决公立医院的一大历史上的包袱问题,今天这一所新医院有这么一个条件,全面的施行外包服务的话呢,使得整个这个医院,没有后勤这块的负担,而且从我们知道了它这个后勤,物业保证角度上说的话呢,跟医院同心同德的经营,使得这个医院运行了七年以后,仍然感觉完全像一个新的医院,所以我想我们作为同行角度上,有这么一个评价,有这么一个考虑。

阿丘:好,谢谢吕院长。吕院长呢是从同行的角度,那么刘老师,咱们从关注医疗行业的媒体人的角度,你来说两句。

刘平安:公立医院改革是难中之难,实际上这块改革呢就是咱们09年的医改方案已经出来了,但是大家总体的一个反映就是两头热,中间冷,哪两头热呢,就是政府很热,政府希望把医改推行下去,老百姓也很热,就是热切盼望公立医院改革,你赶快改,赶快改好了之后,我们能够不再看病难,不再看病贵,我们能够看得起病,看得好病,那么为什么说中间冷呢?就是因为大家看不清,就是说包括我们医改方案里面提出来的,正式分开,管办分块,我们那个就是说院长职业化,法人治理结构,这一些目标是提出来了,但是大家怎么走,怎么做,的确没有人去探索。那么泰心医院,包括刘院长,他们的实践,他们7年来走过的路程,就给我们一个闪亮的启示,就是说我们能够做好,能够让政府满意,能够让老百姓满意,也能够让我们的同行满意。

张立群:我觉得泰心医院,最大的亮点体现在三个方面,第一个就是我们拥有符合国家医改方向的体制和机制,这样的话呢使我们的医院呢充满了活力,第二个方面呢,就是我们医院的内部的管理,已经通过了美国最高水平的JCI的认证,说明呢我们医院管理呢跟国际接轨,第三个方面呢,就是我们医院从每一个细节都体现以病人为中心,这样的话呢就是病人第一个能够看得上病,看得起病,看得好病。

阿丘:好,感谢三位。说到这个泰心医院的影响和口碑,我这儿还有一个数据,有两件事情,一是这个06年6月29号,泰达国际心血管病医院与唐山市医保中心正式签约成为了,这个唐山市首家异地医疗保险定点医院,还有一个就是09年的12月23日,廊坊市劳动与社会保障局医保中心,正式与咱们那个泰达国际心血管病医院呢,也签约了,使该医院成为这个廊坊市医疗保险的定点医院,我想问一下刘院长为什么要这么做了?

刘晓程:我们国家医院看病是这样子,这个城镇的医保,然后职工医保,现在刚刚有新农合,我们这个医保呢,是个按地域划分的,哪儿的地保经费是哪儿来,老百姓收上来的,所以原则上是不能跨区域的,或者叫肥水不外流的。刚才说到唐山是有七百万人,他们的市委市政府,纪检委,医保局,卫生局,多次呢派人来考察,我们相距一百公里,确实听说这个情况呢,确实是服务好,技术高,然后收费明显低,那么呢他们最后决定呢,跨省医保定点医院,不是现在俗称那个转诊医院,转诊医院很多,比如北京大医院,外地来转诊,不一样,这个是先吃饭后买单的,这个在我们国家医保的历史上呢,可以说跨了先河。那么去年12月份,廊坊三百多万老百姓,也效而仿之,我觉得这个第一个反映了我们这个质量和价格,第一个也反映了这两个城市,加一块一千万人,他们领导的开明。

阿丘:说到口碑和影响力,我想不光来自政府和患者吧,应该还有一部分应该是来自国际的权威的一些医疗机构,我想问一下咱们医院通过的叫做JCI的国际评审,到底是怎么回事?

刘晓程:这个JCI,是个被世界卫生组织唯一认可的国际医院标准评审机构,它是美国的国内的一个医院评审机构的一个外延,它既负责国内又负责国际,那么这个在美国国内,可以不认识卫生部,必须认识美国那个医院评审机构,如果它不通过,政府不给钱,保险公司不掏钱,所以很有权威的,它为了推进世界上的医疗机构的标准化,它呢有个在国际上它有这么个机构,我们医院,是美国之外的第213所被确认的符合国际医院评审机构标准的。到现在为止,中国两万家医院中,现在全国内地只有6家,日本只有1家,全世界呢一共有200多家这么个状态。

阿丘:博爱济世,这是咱们医院的院训,七年来,您觉得这四个字从理论到实践,它延伸了多少?

刘晓程:现在呢很多这个医生啊,爱复不爱贫,穷人没钱哪,点名手术,也有很多人呢,爱病不爱人,一个疑难病症啊,这个治完了以后,能够写文章,能够报科研,高兴。一个常见病很重,一治就死,那就不管了,所以从这种意义上讲,我们现在提博爱,是这个恰恰是非常好的时候,既符合我们医学的历史的本源,也能够针对当前的医疗卫生事业弱点,至于济世嘛,我们这个不能创造一分钱价值,但是我们能够解放生产力,从这种意义上来讲呢,我们是回报社会的,所以济世。自古以来都叫悬壶济世,这是医生的神圣的职责,所以我们把这个词借来用一用,但是呢我觉得我们在这四个字的指导下,全院职工呢,热爱这个事业,大家对前途呢充满了希望,我觉得这个四个字呢,我们当时定的还是很好的。

刘晓程:我们国家呀,孤儿院里头,有很多生理缺陷的孩子,四大缺陷,其中最重要的一个缺陷就是先天性心脏病,有的是啊,甚至有父母,由于支付不起,把他们抛弃了,使他们变成孤儿了,民政部呢,在04年,发起了一个救助活动,用三年时间,拿出三个亿来,救全国孤儿院中的这些这个有先天疾患的孩子,那么我们听说这个消息以后呢,我就主动找到民政部去了,我们医院要承担这个责任,最后呢民政部很感动,常务副部长李立国,现在是民政部正部长,他带着这个严司长,亲自到我们医院考察,在04年8月22号,就和我们签约了,使我们这个医院哪,这个建院不到一周年,就承担起了这个救孤儿的责任,现在全国只有两家是民政部定点医院。在承担这个任务,其实呢做这个活呢,是赔钱的,做一例赔好几千,但是呢我们秉承这个院训,我们呢扶弱救孤,一直坚持做,现在每年呢仍然做好几百,累计做了,从27个省,自治区,除了孤儿以外,还有贫困家庭的孩子,我们做了三千七八百了。

阿丘:我们都知道其实作为公立医院来说,它不是个纯粹的慈善机构,这种老贴钱的事,还得定期的去回访,去复查是吗?

刘晓程:对。很多边远地区的孩子,做完手术了,学校仍不让上学,说你这个心脏病,不能上学,尤其是青海,西藏那些地方,不让上学。我们在那儿就做了好几百个孩子,听了非常着急,所以我们就得不远万里的,到那里还得随访,看他们真好了,然后我告诉学校,告诉政府,这些孩子虽然有刀口,虽然有过心脏病,但是他们已经好了。

刘晓程:比如中国社工协会,就是民政部下面一个NGO组织,它呢有爱心2008,我们共同搞了一个活动,叫“爱心希望工程”又比如华夏基金会,是中国唯一的一个私募基金会,它主动找我们,愿意给孩子出钱救这个,还有一些什么十字会了,学名会等等。

刘晓程:没算过,但是要说清楚,这个医院这个钱呢,不是花了政府的钱,不是政府多投入,是我们的医院,通过我们的爱心,使社会呢大家都来献爱心,很多个人和企业说我找不到这么个爱心窗口,哎呀,谢谢你们帮我们找爱心窗口,民政部的司长们,到那儿去过党课,北京的记者团到那儿去呢,去向孤儿们自拉自唱,自己编的献给他们的节目,所以这些事情都很感人的,有15个国家,16个国家的外国的医务工作者,志愿者来给他们服务,甚至叫,叫ABC美国生的华人孩子,利用放假期间,飞过来,给这些穷人服务,给这些孩子服务,所以已经形成社会风气了。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把这个地方变成了一个爱国教育基地,所以这个行动呢,已经远远超高了治疗一般的心脏病这个范围,而是建立和谐社会,大家博爱这么一个场所,我给大家献爱心,提供一个场所,所以这个意义,像微波一样,向全世界荡漾,我们越干越有劲。

阿丘:我听说今天咱们曾经收到泰心医院救治过的孤儿也来到我们现场,是哪位?先告诉我你是哪儿人?

国忠红:因为是刘院长给了我第二次生命嘛,所以说的我念完了大学之后,又回到了儿童福利院工作,在这个一年当中,我觉得我不能像刘院长那么伟大,但是我可以点点滴滴的从刘院长身上学起,学起社会上更多的爱心人士,然后是的,以及影响我身边的每一人。

阿丘:我还知道全国人大副委员长韩启德,卫生部当总书记张茅,意义卫生部副部长马晓伟,先后到医院来考察调研,以及还有这个李克强副总理,也约您在北京,就咱们这个中国医疗体制改革进行探讨,为什么这么多领导人,对您的这些,对你们的医院那么的关注呢?您认为。

刘晓程:开始的时候,中国医务界呢,知道我们是个另类,病人呢也不知道这个医院怎么回事,我想我们走了快七年的路了,这个中国话叫听其言,观其行嘛,大家感到这个医院呢,真正的是按博爱济世来做事情,真正的是解决老百姓疾苦的,所以呢这个相信呢慢慢慢慢的这个消息总要传出去吧,我们调查我们的病人80%是口口相传来的,我们知道一个新生事物呢,生长是需要周期的,一个苗矮了不能拔,一个孩子小了,不能打生长激素,我知道这个这个成长中的寂寞,那是很痛苦的,但是必须经历。今天老百姓认可了,党中央、国务院呢,包括这个这个卫生部,我相信逐渐在认同,那么呢为什么呢?我说还是得道多助,失道寡助,如果你真走在道上,最后呢政府和人民也会认可的。

阿丘:作为一名院长,行政的一把手,同时也是一位专家,一年要300多台手术,刚才很多咱们的员工都说了,这样一种身体,他的精力非常的旺盛,不知道累,但我认为与其说是精力旺盛,不如说是这样的一个人,他用他的社会责任感,扛起了这份劳累,那么我听说您其实本身就是一个心脏病患者,动过几次手术?

刘晓程:我是这个从94年就发现呢,很不幸我就有冠心病,当然了因为搞这行注点意,进早晨从天津开车来的时候,我昨天晚上也很劳累,还吃了五粒速效救心丸,但是呢我这已经造了几次影了,光送到心脏造影,幸好呢,我也这个我这个有一个侧…循环,包括要梗塞那个地方呢,给带上了,所以说我估计我这一辈子,充其量我再累的话,我能心脏能梗一小块,不至于产生大面积型的,所以我还有机会继续好好活,救病人。

阿丘:这个为了这十年,我想我们共同期待,在节目最后,希望刘晓程院长,把这么多年来从医的一些感受,给我们凝聚成一句话,给我们留言,就写在您的这个照片旁边吧。

阿丘:医乃仁术,博爱济世,这句话送给电视机前所有的医务工作者,也同时也祝福刘晓程院长多扛二十年,为所有的患者带去福音,感谢刘晓程,感谢每一位观众,下期节目再见。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ztegucl.com/,中超天津泰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